日历
个人简历
导航
最新加入的文章
最新的评论
最新的留言
用户登陆
链接
专题信息
搜索
其他
音乐盒子

欢迎进入悟区-有空就点

show_author$

  作为物质的传统----我的传统观
 

物化的传统:

 

除了存在时间的长短,时尚与传统之间的界限并非模糊难辩,时尚多为实际效用的,为着快速获得回报的作为,而传统是日积月累的规范,不具有短期功利目的,只是当一种传统足够悠久时,易被人拿来当作获利的借口,将其幻化为自己的灵魂代言人。

 

传统几乎可以看成是人及一切物种遗传基因链上的固有符码,是挥之不去的魔咒,是生命得以延续的可靠保障。

 

传统是个老谋深算的大滑头,一个谁都可以上的大美女。

 

纯粹的当代性是一种净化的理想,他不像传统那般老道圆滑,但却有着通融与坚毅,他决不将过去的遗产套在自己脖子上,当作光环来照亮不够自信的黄脸,他会仔细厘辨境况中的非当代性,在净化自身同时,也重新净化传统,让传统看上去依旧风度翩翩。

 

所谓个人自主很大程度上,从来就是幻觉,只有打着个人名义的话语自主。

 

我们所了解或所欲了解的历史在多大程度上是与我们有关联的?我们是否被历史套牢?这是出于一种强迫性行为还是由于个体的懦弱所至?有时候我们需要历史胜过历史对我们的需要。

 

传统一直都被充当作媒介,不管是虚编的还是实在的(如果有的话),只要是可用的那部分,就总跑不出媒介的掌心。真正负责任的传统,也不得不利用媒介的身份来完成使命。

 

范型背后意义的传递,大多是直接通过构建该范型的特定物质与技能得以实现。而我们往往容易故意不去理会这一简单的事实,转而去迷信一些玄而又玄的说道,以为那才算有深度,那样才不辜负传统,物质与技能只是一些浅薄的东西。

 

尽管科学技术使我们的生产生活得到不断的改进革新,而且多数时候我们相信这些科技手段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,但做出这些改进与革新的原动机往往是盲目的、自私的和非理性的。过去延传下来的那些经验手段相较看来,则较少急功近利,其原动机因年代久远而模糊不清,甚至无从查考,它已演变成人的某种内在基因,在漫长的时间延续中存储淘汰后形成了与自然协调的素质。

 

“创新是对传统的完善和澄清,而不是对传统的背逆。”创新成果有可能再次进入传统,但不是回归而是再造。

 

对外国文学的阅读,其目的并非在于求得难以达到的理解的准确性,甚至根本不去理会是否到位的解读,而是试图从一种异域色彩中获得某种启示以生发内心的豁然。

 

水墨精神在世界上的推广需仰仗超水墨的话语途径方能得以实现,水墨哲学体系在相当时期里仍将是孤立的沉默的和顽固的成长。

 

不仅传统须借助物质留存传递,人的精神(传统也是人类精神财富之一)亦须以物质形式展示、传递。绘画仅为其展存方式之一种。矿物色作为一种物质,则在呈现人之精神境界时,部分强化并修饰了它,令其看上去更加美丽动人,令一种精神更趋振奋,就像飞机强大的引擎将庞大的机身轰然托起,飘入云端,成为飞鸟,掠视山川!

 

记忆的存储尽管不甚可靠,但仍属物质方式存储而不应被视作象征性存储,象征性应是一个富于浪漫感的概念,它使作品除去物质存在外,其精神,即灵魂处于一种漂移状态的留存,就在我们身边,你却很难确切抓住它,一旦为它所附便产生了超物质的愉悦,从而使物质升华。

 

我们敬重传统,但我们更要表达自我,自我从现实中得来的模糊而又美丽的感受,她吸引我们,召唤我们不时睁开眼睛去凝望她,渴望触摸到她,向往得到她,为着这一切,我们不惜利用传统或放弃它,尽管有时它像魔鬼一样难以摆脱。

 

传统是一种资源,一套说辞,或是一个有时候能让人寻得一片宁静的花园。

 

传统如果只是作为某种象征符号,那它就必然逃脱不了被各类现实所利用的命运。

 

传统就像一个人的一生,自出生起至死亡都是他自己生命的延续,无可厚非,而一个临终前的人同他刚出生时的自己,差不多已是天壤之别了。

 

试图脱离近期观念的影响去看待过去是比较难的。

 

传统作为一种模版,从来就是假想的或者说,传统只是一个动态的指称。我们不应该像对待茶叶或咖啡那样去对待传统。

 

我们不可能在憧憬过去的情绪中制定出切实的行动指南,这就如同某些所谓立足当代的创新一样荒唐。

 

美国其实是世界上最大的虚构。难怪人类需要依从范型,因为范型的形成是如此艰难,是多少代人流血送命争得的。从虚构中幻化出现实范型并呵护它们乃是民族存在的意义,而艺术原本是为了打破范型才存在的,至少她是披了件理想色彩的薄纱。她在引诱现实同时,也为现实所诱惑。

 

历史是一种美好的印象,尤其是广为流传的那部分,越是具有代表性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越能寄托这种美好幻觉,然而我们不能依据幻觉来指导眼下的行动,这一点政客与商家最清楚,虔诚的教徒和痴呆艺术家须警醒。

 

传统永远十全十美,但投入实用的传统总在不断地被改造。传统不止是用来赏玩的,更多是为了运用的,投入实用的传统总是当代的。

 

艺术传统同其他传统一样具有稳定性,但有时候这种稳定性是人为操控的,某些主流惯例会藏在所谓创新外衣里,坚守传统演变成对惯例的维持,成为艺术发展的要务。

 

艺术家非常在意各种变异形式,但他们趋向于糅合拼置它们,让它们看起来就像从没有什么差异与不同。

 

现代化与传统化一样是非理性的,真正理性化的驱动力应施加在立足于活性传统之上的现代化形态上,这一理想几乎从未如愿存在过,不是一方占上峰,就是被另一方取代,理性力量总处在一种挣扎求生的状态中,有时传统一点,有时又现代一下。

 

生活是现实的,现实多为混乱的非理性的。把桌子擦干净,一尘不染,是要费些力气的,但很快它就又脏了。

 

社会历史的运转不总是以进步的方式运行的,历史有时需要退步才能更好保全自己,你尽可以将此读解为集体策略,但有一点,即使拿捏到位的传统主义也不可能总是可靠的,他们也会和进步主义一样出岔子。
[ 阅读全文 | 回复(1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  Post  by  shesong 发表于 2010-6-5 10:37:14

show_author$

  Re:作为物质的传统----我的传统观
  还是喜欢花园般的传统
[ 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

  Post  by  ctqq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0-6-19 11:08:00

发表评论:

    昵称:
    密码: (游客无须输入密码)
    主页:
    标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