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梦者-国明的世界

  上海泰康路210弄(田子坊)5号楼507室

日历
个人简历
导航
最新加入的文章
 
用户登陆
链接
专题信息
搜索
其他
音乐盒子
   
   
Welcome to my blog!  jinguoming70@yahoo.com.cn
  《梦云——金国明油画集》序一 《依旧追梦——金国明的画》
 

金国明油画集

依旧追梦

——金国明的画

邵琦

  曾经说过金国明的画,那时他画的也是梦境;现在快十年了,再来说金国明的画,他画的还是梦境。作为一个画家他可以孜孜不倦、一如既往,只是难了作文的。

  十年,一如既往,便可以用坚持一词了。其实,坚持对画家来说是本不是一件值得说的事情,在今天却变得难能可贵了。时代的急变,固然是事实,但是,这种急变从根本上说也只是器物层面上。作为人的根本的部分——譬如性情并没有发生同样的急变。事实上,如果一个人随器物的更新而急变的话,就出问题了。尽管这是明摆着的事情,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,却依然在现实中大有急随而变的行为——纷纷从架上出走,走进器物的堆累中,并且拈出一些虚玄的名词,组成所谓的理论来为之辩护。使得荒谬怪诞套上了深奥的光环,以更便捷与有效的方式投入到滚滚的市尘之中。这十数年来的如此变化,与其说是急变,毋宁说是畸变。惟其如此,此间的金国明不随物变,不随人言,始终追寻着自己内心的召唤,就显出他的独特与不凡来了。这大抵就是过了这些年,还有必要作文的原由。

  金国明的一如既往,是用他的画来说的;因而,他的画在他一如既往的陶冶涵泳下,纯粹了许多,也纯净了许多。十年以前,面对尘嚣渐起的世事,金国明还有些激动、有些焦虑;更有对价值的思考和意义的探究。因而,那是的画面是浓烈的、支离的,甚至有些杂乱,那种带着点青涩的深邃,是在画面形象的繁杂与冲撞中迸发出来的。原有的这些,在时间的洗汰下,渐次从他的画面上褪去了。曾经的探究意义,正在被呈现审美所替代。于是,少了些激动,而多了些平和;少了些焦虑,而多了些恬静;又于是,画面从深暗走向了明亮,从支离走向完整。形象简单了,画面就单纯了。我想现在金国明画画的时候,不需要原先那样的刻意设计了,从他流畅的笔触中,全然可以体会到他创作的快乐和愉悦。

  内心的自然流露,技术的娴熟流畅,安上了这两个轮子,也就必然地驶入了审美的轨道。而审美恰恰是画之为画的存在的理由,是绘画作为艺术的根本。意义是复杂的,审美是单纯的。虽说绘画也可以用来作为探究意义的手段,只是终究费力而难为,甚至难免跌落到图解之中;因为逻辑与哲学不仅更适合于意义,并且更为精准。所以,当绘画回归到审美上时,不是少了一条展示深刻的途径,相反,而是获得了更为本原的表现途径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单纯有着更为深刻的力量。金国明的画面上透露出来的这份自信,便是有了这一根本支援的结果。

  内心的充盈与坚定,是随心而发的前提;而随心而发,还得有技术的支撑。有了审美目标,就会对技术的醇练有更为迫切的愿望。为此,这些年来,金国明时常会在欧洲的各大博物馆里逗留驻足,在油画的故乡,他想要看到的是油画的本来样子。从古典到现代,他希望能从中揣摩油画技法的时代特点和发展历程。因为有了内心的充盈与坚定,所以,在技法上,金国明是开放的。他所需要的或许只是技法,借助更为丰富的技法来呈现自己的内心世界。

  技法,可以将晦蔽带入敞亮。有了更多的技法上的积累,便有了更为宽敞的表现途径,于是,画笔在他的手下变得更加流畅了,色彩也变得更加明亮了。

  依然是梦境,依旧在追梦,只是现在的境界更加单纯——审美。

[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  Post  by  国明 发表于 2000-4-24 9:22:44

发表评论:

    昵称:
    密码: (游客无须输入密码)
    主页:
    标题: